全本书屋>如果能少爱你一点>目录>

第633章 我在看着你(第二更)

第633章 我在看着你(第二更)

小说:如果能少爱你一点作者:寒武记字数:5777更新时间:2020-09-11 07:25:17

  

  科学部和霍绍恒的人马在警局对峙,警局的头儿恨不得跪下来求两位大佛赶紧离开。

  后来还是两方人马各自请示了上级,把对温一诺的审核地点放到了霍绍恒的特别行动司。

  原因很简单。

  霍绍恒只问了一个问题:你们能不能保证你们那边绝对没有人把真实情况传播出去?

  霍绍恒对同等级别的人说话,当然会委婉一点。

  其实他真正的意思是,你们能不能保证你们那边没有内奸把真实情况告知外国势力?

  这个保证,霍绍恒能做,他能做保证他的特别行动司场地里绝对安全,不会有人监听监控和把消息传播出去。

  但是对方不敢保证。

  不是说对方就一定里通外国,而是对方人员太杂,又不能像特别行动司的人,每个人都经过非常严格的背景调查,确保没有任何遗漏。

  所以最后还是科学部的人退让了,答应在霍绍恒的特别行动司对温一诺进行最高级别的听证会。

  他们必须知道温一诺这一年去哪儿了,又是怎么恢复的。

  而且他们要求对温一诺进行体检,特别是她曾经受伤的大脑。

  这边刚刚达成协议,国际上又闹腾起来了。

  因为温一诺的直播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还传到了国外。

  国外的那个实验室很快得到消息。

  他们没想到温一诺居然能够恢复正常!

  大脑受了那么重的伤,又取出了芯片,怎么看也不能恢复成正常人!

  但是温一诺活生生站在那里,妙语连珠逻辑清晰,哪里有先前痴傻的模样?!

  因此这个实验室通过他们的政府出面,公开质询本国,他们怀疑这个温一诺是假的!

  而本国政府把真正的温一诺藏起来了……

  这个要求在国际社会也引起巨大反响。

  他们纷纷在猜测这个新出现的温一诺到底是真还是假。

  温一诺也没想到这些外国人这么有想象力,一下子就把她打成假的。

  其实说她是假的也无所谓,只要她的家人知道她是真的就行。

  可被人这么无端指责,她到底心里还是不舒服的。

  再说她这么辛苦,最后还是这个结果,她也心有不甘。

  因此在国外的实验室要求对温一诺进行亲自检测之后,霍绍恒征询了温一诺的意见,问她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如果不同意,他们直接拒绝就可以了。

  国与国之间没有那么多的法律和规则,一切都是实力说话。

  温一诺却表示了同意,不过她是通过社交媒体录制视频亲自对国外的那个实验室喊话:“你们说我是假的,要求亲自来检测,其实我完全可以拒绝。难道你们说我偷了凉粉,我就得把肚子破开给你们看?没有这个道理!”

  “但是不让你们检测,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恢复正常人的生活,俗话说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为了让你们的强盗瘾过个够,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吧,不过不可能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我只有两个个条件:想检测我,可以,但是第一,要在我的地盘上。第二,必须给我交钱。”

  “第一次检测,每参与一个人给我十亿。第二次检测,每参与一个人给我一百亿。以此类推,只要你们愿意出钱,我的肚子也不是不能剖。”

  温一诺在视频结尾处似笑非笑地神情简直让人疯狂。

  普通人看了是疯狂觉得美貌。

  但是在那帮想检测温一诺的科学家看了,是觉得她疯狂地离谱。

  “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居然要这么多钱?!她以为是她是谁?!能印钱的银行吗?!”

  “玛窦,她确实值那么多钱……你会因为这么多钱不去吗?”弥赛亚眯起双眸,发狠说:“她要再多的钱,我也要亲自去检测!”

  他看着自己面前的分析数据。

  这是温一诺那次当着他们的面烧毁的芯片飞灰。

  经过检测证明,确实是蛋白质,跟他们实验的那些蛋白质芯片质地完全相同,证明她确实是销毁了她后脑的蛋白质芯片。

  可是一个完全靠着芯片才活下来的人,在芯片被取出来之后,不死也就算了,可是怎么可能恢复成正常人呢?!

  这不科学!

  不管是弥赛亚还是玛窦,都把温一诺直播的那段视频翻来覆去不知道看过多少遍。

  他们两人本来就精通华语,因为顾祥文留下的科研资料都是用华文写的。

  虽然可以找人翻译,但是真正的科学家,都要自己接触第一手资料,哪怕是翻译,也要自己来。

  因此他们实验室研究蛋白质芯片的人在进实验室之前,先要学几年华语,等听说读写都过关之后,才有资格进这个实验室。

  这个实验室当然也有的是钱。

  经费永远也用不完,他们不仅有政府资助,还有全世界各大财阀资助。

  现在他们需要去大洋对岸的那个国家对温一诺进行检测,检测费用当然要向财阀申请。

  顶尖财阀都知道温一诺的事,再加上知道她是沈齐煊的女儿之后,对她更感兴趣了。

  因此财阀出手,给了弥赛亚和玛窦二十亿,让他们去交钱排队检测温一诺的伤势恢复情况。

  这边弥赛亚和玛窦在筹钱的时候,国内对温一诺进行审核的最高级别听证会召开了。

  这次的最高级别听证会在霍绍恒的特别行动司最保密的一间会议室召开。

  大家什么电器都不能带进去,连手电筒都不能。

  那间会议室根本没有通电,当然也没有电灯电线这些玩意儿。

  进去之后只看见几盏古朴的烛台放在屋子四角,上面放着无烟蜡烛正在冉冉燃烧。

  温一诺穿着一身复古样式的连身裙站在会议室的讲台后面,看着身边竟然像是有祥云缭绕,真有点飘飘欲仙的味道。

  不过大家眨了眨眼,很快就没有那种感觉了。

  因为那是温一诺身后的烛光给大家的错觉。

  今天来参加这个听证会的人,除了两个部门的头儿,还有龙组的大头目,和几位排名顶级的大佬。

  只要他们通过对温一诺的审核,温一诺就能安枕无忧了。

  她这几天也在筹备这个事情,好不容易都安排好了,就等今天说服大家。

  早上八点,各位参加听证会的人都到齐了。

  会议室厚重的防监听大门重重阖上,屋里的光线立刻黯淡下来。

  烛光还是没法跟电能相提并论。

  但是温一诺抬了抬手,说:“这里的光线不太好,我给加加亮吧。”

  她把四片阳光符朝着四角的蜡烛弹了出去。

  阳光符在烛火里燃烧,很快,烛光变得明亮,几乎亮如白昼,再不是刚才灰暗到发黄的样子。

  听证会的人很惊讶,笑着问她:“温小姐,你这是什么原理?”

  温一诺也笑着说:“你们都知道,我是道门中人。这其实是道门的一点法术,它的原理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大致猜测,是利用的能量转换原理。把日光存储在符箓里,再借由别的途径释放出来,跟现在的太阳能电板异曲同工吧。”

  都是能量转换,不同的是太阳能电板是把光能转换成电能。

  她这里是把光能换个时间地点再释放出来,其实还容易点。

  她这么一说,大家都明白了。

  会议室的气氛轻松起来。

  “温大天师是这一次道门世界杯大魁首得主。道门世界杯四年举行一次,我们龙组的人也多次派人参加,但是从来没有人闯过第二轮比赛。”龙组的大头目欠身说道,对温一诺明显很尊敬的样子。

  龙组现在隶属特别行动司,但是龙组的大头目只比霍绍恒低一个级别,在这个会议室里,他的位置能排进前五。

  而参加这个听证会的人,不算温一诺,一共有四十九人。

  可想而知,这个龙组大头目的地位是多么超然。

  可是他却对温一诺不仅非常有礼貌,而且隐隐以后辈自居。

  在他们这个“异人”组织里,只尊重实力,也就是“异能”。

  温一诺的“异能”,明显是他们中最高的,能不尊重她吗?

  科学部的顶级科学家不屑地撇了撇嘴。

  他们是看不起龙组这个“异人”组织,在他们看来,龙组不过是把这些所谓的“异人”圈在一起,不让他们出去作乱的手段而已。

  还真以为他们有多能耐?

  不过这些人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他们惹不起龙组。

  他们连特别行动司的路近都比不过,这一次也不过是说服了那些顶级大佬,让他们相信温一诺身上的怪异之处。

  这时到了发言时间,科学部的顶级科学家站起来侃侃而谈。

  他先对会议室的人微微欠身行礼,然后说:“刚才龙组的负责人对温一诺礼敬有加,因为他们认为,温一诺是道门世界杯大魁首得主,理所当然是他们中最有能力的人。”

  “可是我不这么认为,我们不认为温一诺有‘异能’,她的一切非人举止,不是‘异能’,而是‘人工智能芯片’的奇迹。”

  “我们都知道,‘异能’不是科学,不可复制。”

  “但是‘人工智能芯片’是科学,是可以复制的!”

  “如果我们能够弄清楚‘人工智能芯片’在温一诺身上可以成功的原理,我们就可以大量复制‘温一诺’这样厉害的人物!”

  “那我们就掌握了全世界,甚至全人类未来进化的命脉!”

  这个人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看着台上的温一诺,激动到无法言喻:“温一诺,你身上有着这么多的秘密,就应该贡献出来,让大家研究!”

  “要知道你的牺牲,能够为全人类的福祉做贡献,这是莫大的荣耀啊!”

  温一诺嗤了一声,皮笑肉不笑地说:“这就是你们联合起来,甚至不惜跟国外的科学家通气,也要争取把我关在实验室里的目的吗?你未免也把一件恶心又自私的事说的太高尚了吧?要不是我记得你们之前是怎么在实验室对付我的,我还差一点信了。”

  那个人有些脸红,不过还是坚定地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既然对你的研究能带来那么大的进步,又何必在乎一时得失?”

  温一诺挑了挑眉,“是吗?你确定对我的强行研究,能带来的是进步?而不是人性的退步?”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有礼义廉耻,脱离带来动物世界的无序和野蛮。”

  “可你们科学部对我做的事,完全不配称为人。你们那是动物世界的野蛮和残暴!”

  “是人性的退化和社会秩序混乱的开端!”

  要论口齿,十个科学家也不是温一诺的对手(路近除外)。

  再加上这件事是真正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她更是有着切肤之痛,说起来也更加能打动人心。

  温一诺深吸一口气,眼里泛起泪光。

  她的语气却很平静,淡淡地说:“你们把我关在实验室的那几个月,明知我因为大脑伤势严重,内分泌混乱,你们不说帮我治疗,反而在我的饮食里加激素,甚至在电脑里记下每次激素添加的份量,和对我身体的影响。”

  温一诺拿出一沓厚厚的实验记录展示给大家看:“这,就是这位口口声声要我对全人类福祉牺牲的科学家的电脑里打印出来的数据。”

  “你们不需要很多的科学知识就能看明白,看他到底是为了全人类的进化福祉,还是为了他的一己私利在做那些丧心病狂的实验!”

  温一诺知道,当时连霍绍恒都保不住她,根本不是一股势力的作用力,而是很多股势力联系在一起。

  他们各有目的,有的确实是想做研究,有的当然是想她死,但是共同的手段很一致,就是要控制温一诺。

  所以她才会被从家里带走,关在科学部的特别研究室。

  以霍绍恒的手段,也无法阻止他们,只能把路近塞进去做首席科学家而已。

  路近在那里能够阻止他们做那些更疯狂的举动,但是这些小事,他是管不了的。

  温一诺继续说:“你们以为我当时是痴傻状态,所以肆无忌惮在我面前谈论如何处置我。”

  “我虽然没有自主行为能力,但是我的大脑依然在运作,它能听见,看见你们在做什么,要做什么。”

  温一诺指指自己的大脑:“那个时候,你们完全不把我当人,甚至提出连浴室都要加监控,想让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完全失去隐私。后来还是路教授坚决反对,你们才放弃。”

  “还有你……”温一诺指着台下坐着的另一个科学部顶级科学家说:“你把我完全当死人,提出要让我进入植物人状态,方便你们打开我的头盖骨,直接将大脑献出来给你们做动物研究。”

  会议室的有些人虽然都见过大世面,但还是被温一诺的话惊了一下。

  他们不是那些顾头不顾尾的人,他们都懂得,放任科学家疯狂下去的直接结果,就是整个社会的礼崩乐坏,道德沦丧。

  对,什么事情都不能走极端。

  一走极端,不管你起初的目的有多好,后来的结果就会有多糟糕。

  就跟人一样,一走极端,平时脾气再好的普通人都会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是变成疯子伤害自己,就是变成暴徒伤害别人。

  这个会议室里的顶级大佬们头脑还算清醒,心里立刻对这件事就有了自己的判断。

  温一诺察言观色,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开始起作用了。

  她微微一笑,接着说:“在这种情况下,我虽然痴傻,也知道要保命。”

  “我不是不想为全人类的福祉做贡献,我早就做了。”

  “在大洋彼岸,在国外那些疯子科学家逼迫我,甚至不惜核弹洗地要把我抓走的时候,我选择销毁我大脑里的人工智能芯片。所以我的大脑才受了重伤。”

  “如果不是我的大脑受了重伤,你们这些弱鸡一样的科学家连我一根头发都碰不到。”

  温一诺轻蔑地笑了一下,“可是我的牺牲,并没有换来你们的理解和尊重,反而让你们变本加厉。”

  “你们这样做,和国外那些逼我的败类科学家有什么区别?”

  “那些人看见我销毁了芯片,好歹还是放我走了。”

  “可是你们呢?居然想把已经痴傻的我关进另外一个笼子里!”

  “从这个角度来说,你们比国外那些败类科学家更让我恶心!”

  温一诺做了个呕吐的表情,“还有你……你能说你真的是想为了做实验?”

  温一诺指着下面坐的另外一个人,“你跟岑耀古合作,在科学家里煽风点火,要把我关起来暗暗弄死,他给了你多少钱,让你放弃科学家的地位和身份也要这样做!”

  那人吓了一跳,下意识反对说:“你胡说!什么岑耀古!我根本不认识!”

  “你不认识?你可是当着我的面,跟岑耀古通过电话!”温一诺冷笑,“但是你以为我是傻子,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可是这个傻子偏偏有摄影机一样的记忆力!”

  温一诺指了指自己的大脑,“虽然没有芯片,可是我大脑别的部位并没有受伤,只是因为中枢神经受损,大脑的这些功能没有协调起来而已。”

  “你们那点龌龊勾当,没人说出来也就算了,现在大家知道了,你以为瞒的下去吗?”温一诺的话掷地有声:“我要求对这个人进行调查!还有,我要指控岑耀古对我人身伤害,密谋杀害我给他的女儿报仇。因为他亲口说过,如果不是我,他的女儿不会死!”

  这是温一诺听到的岑耀古跟那个科学家的电话。

  那时候她确实是痴傻状态,但是大脑也确实没有停止工作。

  它就像一台录影机,将当时的一切录下来,只等温一诺清醒之后,再对以前的记忆进行检索和分析。

  温一诺的状况越来越好,对当时被关押的情况就回想得越来越多。

  而且她为了自保,必须要找出一切对自己有利的条件。

  当时那些人以为她完全痴傻,在她面前肆无忌惮的说话,从来不避讳在她面前打电话,这些就当然就成了第一手证据。

  温一诺抿了抿唇:“我是被害人,我亲口指控他们,你们可以调查他跟岑耀古的联系。而且,岑耀古背后,还有一个人……或者一个家族,这个家族,是岑耀古的靠山。如果你们往岑耀古那边查,应该能查到那个家族是谁。这个家族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既然岑耀古想她死,那岑耀古就别活了。

  温一诺其实知道,那个家族的人只是为岑耀古出气而已。

  他们跟温一诺的并没有直接利害关系。

  她只要把她知道岑耀古背后还有人的事情抛出来,自然有人会动手。

  温一诺明白,岑耀古的事,如果真的要走法律程序,最多判他无期或者死缓,死刑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当她把这件事说出来,就是岑耀古的死期。

  对那家人来说,岑耀古的份量还是不够的。

  因此温一诺这边的听证会中场休息的时候,岑耀古已经在南方C市遭遇车祸,当场死亡。

  霍绍恒得到消息,没有说什么,只是眸色更深了一些。

  他们这边刚刚休会,就有人迫不及待报信去了……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